?
他山之石
您現在的位置:邦泰人力 > 他山之石 > 職場過勞成普遍現象 上班族如何平衡事業與健康
職場過勞成普遍現象 上班族如何平衡事業與健康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著名足球評論員陶偉昨天(28日)死于山東濟南倪氏海泰大酒店。濟南公安調查后認為陶偉死因為猝死。

就在8月1日,年僅25歲的浙江電臺主持人郭夢秋在家中突發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辭世。郭夢秋曾經在微博中說到壓力大。可以說,媒體人工作壓力巨大已不是新聞,中國之聲特約觀察員葉閃:

葉閃:一般來說記者編輯的手機都是24小時不關機的,在很多地方可能這是屬于不成文的規矩,實際上在媒體行當里面這是一個成文的規矩,因為24小時隨時可能領導或者下屬找不著你,就有可能給你打電話,因為有突發的消息,你在床上是起來還是不起來,很明顯長期這樣工作的話會對健康有影響。另外一個,媒體可能跟別的行業有一點嚴重不一樣,農民種地可能一年收成兩次、三次,他有一個季節,工人有個非常嚴格的科學規劃,什么時候出某一批產品,有這么一個流程表。但對媒體來講的話這個收成是一天收一次,而且可能質量的考評的話要求還非常高,如果當天任務完不成就有可能要開天窗,媒體的同行都知道,開天窗是屬于嚴重的事故,你就不可能在這個行業里邊干了,所以每個人心理壓力都非常大。

工作的過度壓力不僅在媒體人中蔓延,很多國家的企業白領都面臨“過勞死”的危險。調查顯示,有57的香港白領每天工作9小時或以上,有42的香港雇員每周超過三次把工作帶回家中,以便繼續完成工作。在香港的大學里工作學習多年的秦先生對此深有感觸。

秦先生:在香港那邊大學教授、醫生、律師的收入一般跟公司高管是不相上下的,一般來說教授差不多有百萬年薪,副教授也是接近這個數目,拿錢很多但是工作的壓力其實是很大的。據我所了解的那些教授,他們平時除了要做自己的科研工作之外,還要給學生開課,自己還有一些文章要寫,他們幾乎每天都工作都很晚,平均每天工作都在10小時以上,甚至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很多人幾乎每天睡覺只有5、6個小時甚至都不足。

在日本,很多企業普遍存在“過度工作”的情況。1994年,日本勞動省正式把“過度工作”列為“職業災害”。旅日華人黃學清:

黃學清:在日本過勞死員工的家屬除了可以申請工傷賠償以外,還可以依據日本民法典的規定要求雇主承擔損害損害責任,日本最高法院曾在2000年對日本最著名的廣告公司電通公司的員工過勞自殺一案做出判決,判定電通公司對員工因過勞自殺承擔責任,這是日本最高法院在過勞自殺問題上做出的第一個判決,因此意義重大。隨后日本司法機構又相繼在一些過勞自殺案件中判決雇主向員工的家屬支付損害賠償金,這些損害賠償金數額巨大從7千萬日元到1.6億日元不等,通常高于一般工傷賠償的額度,這對于敦促雇主關注員工的精神健康狀況,嚴格控制加班時間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余浩:美國的職場保護應該算是做的不錯的,因為美國的工會組織多如牛毛,力量也很大,對各個方面選舉也有很大的影響力,所以有些行業比如教師的行業工會的勢力就大到學校一般都不好裁員的地步。平時我們經常開車在高速公路上,可以看到美國的這種修路的工人很多情況下是人家上班他也上班,人家下班他也下班,根本不會考慮到說為了避免交通堵塞而選擇反向的操作。對于工人因為因工受傷或者生病的補償,每個州的法律不太一樣,但是基本上都有規定,相關的規定,基本上都會得到補償,不論是誰的過錯地,但是得到這些補償以后,工人就沒有權利再去起訴雇主了。在平時的工作中一般情況下是私營的企業比較嚴格,在半官方的企業或者政府部門中比較寬松,經常家里有些什么事或者學校有什么活動需要家長出席的請個假就去了,至于說政府部門那就更寬松了。

如何在生存的壓力與健康的需要之間平衡,似乎已經是每一個在現代職場打拼的人需要思考的問題。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周子君:

周子君:通常他們都是會有一些疾病或者一個潛在疾病,通過勞累或者其他感染或者其他的一些原因加重引起的猝死,正常的人一般來說有一個極限,特別我們加班加點需要注意,現在低齡化的問題,30多歲、40多歲都因為促發性的猝死引起了很多問題,所以這塊的話自己的生理極限一定要注意,他自己會有一些感覺,因為你年輕的時候比如20多歲的時候,身體代償能力是比較強的,那會累的時候會馬上恢復,或者它不至于引起生理極限或者引起死亡,但是到30、40歲的時候就不太一樣了。

來源:中國廣播網

 

?
cache
Processed in 0.004971 Second.
微信红包押注大小单双群